免费
预约

2020推荐课程预约

试听前会由专家老师联系您,以便安排相应试听课程,请注意接听电话
已有超过20,000名孩子选择时代培飞

这些科学家的故事,一定要讲给孩子听

发布时间:2020-01-10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


1月10日上午,一年一度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201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国家三大奖”——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五项大奖结果公布。黄旭华、曾庆存两位院士获得201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是中国科技界最高奖项,每年获奖者不超过2名,由国家主席签署并亲自为获奖者颁奖。奖项自1999年设立、2000年首次评选颁奖以来,至今已有33位杰出科学工作者获此殊荣。


今天,通过一张长图,

和中教君一起来认识这些真正的“明星”们。

让我们一起向他们致敬,

向他们为祖国和人民所做的成就致敬!

↓↓↓






         

         

         

全部科技史都证明,谁拥有了一流创新人才、拥有了一流科学家,谁就能在科技创新中占据优势。


——2018年5月28日,习近平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的讲话


         

         


今天,中教君带来11位科学家的故事,

他们都曾从习近平总书记手中接过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证书,

他们是中华民族科技进步的骄傲。

这些灿若星辰的名字,

是中国立于全球科技发展大潮的底气!



         

         

         

张存浩:

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研究方向


         

         

   

习近平向获得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存浩颁奖。


张存浩,著名物理化学家,

我国高能化学激光的奠基人、

分子反应动力学的奠基人之一。


在60多年科研经历中,

张存浩多次“改行”

每次“改行”,他的研究方向都不尽相同,

但始终有个共同目标,就是国家需求!


“回国后,做了这么多任务性科研,

有没有关注过自己的科学兴趣?”

曾有记者这样问他。

张存浩坚定而从容:

“从青年时代起,为自己树立的

最大科研人生理想,就是报国。

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研究方向。


   

         

         

         

程开甲:

刻苦学习、顽强攻关、勇攀高峰


         

         

   

习近平向获得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程开甲颁奖。


50多年前,

中国西部的戈壁上空腾起巨大蘑菇云,

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这声东方巨响的背后

有一个传奇的名字——程开甲。


程开甲,我国著名物理学家,

是我国核试验科学技术的创建者和领路人,

1999年“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获得者。



程开甲曾在一篇文章回忆道:

“说起罗布泊核试验场,

许多同志都会回忆起

搓板路、住帐篷、喝苦水、战风沙。

但对于我们科技人员来说,

真正折磨人、考验人的

却是工作上的难点和技术的难关。

我们艰苦奋斗的传统

不仅仅是生活上、工作中的

喝苦水、战风沙、吃苦耐劳,

更重要的是

刻苦学习、顽强攻关、勇攀高峰的拼搏精神,

是新观点、新思想的提出和实现,

是不断开拓创新的进取精神。


   

         

         

于敏:

把微薄的力量融进祖国的强盛之中


         

         

   

习近平向获得2014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于敏颁奖。


他是我国著名的核物理学家,

我国核武器研究和国防高技术

发展的杰出领军人物之一,

1999年“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获得者于敏。


他婉拒“氢弹之父”的称谓。

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请教他一个基础理论问题,

不仅得到当面解答,

第二天还收到几大页纸,

详详细细写着推导过程。

这是于老的品格!



“一个人的名字,

早晚是要没有的,

能把微薄的力量融进祖国的强盛之中,

便足以自慰了。


   

         

         

         

赵忠贤:

“冷板凳”终于被坐热


         

         


习近平向获得2016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赵忠贤院士颁奖。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 摄


有没有一项工作

能让一个人专注不移38年,

并始终保持着强烈的兴趣和活跃的思考?

对于赵忠贤来说,

回答是:当然有!

50多年来,除参加国防任务的几年外,

赵忠贤一直从事超导研究,

是我国高温超导研究的奠基人之一。



在上世纪80年代全球的“超导研究热潮”之后,

超导材料研究陷入瓶颈期,

很多研究者纷纷“转向”。

赵忠贤却带领团队坚持了近20年,

“冷板凳”终于被他们坐热。



         

         

         

屠呦呦:

荣誉越多,责任越大


         

         

   

习近平向获得2016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中医科学院屠呦呦研究员颁奖。新华社记者 李学仁 摄


她带领团队发现了抗疟药物青蒿素,

让中国医药拯救了全世界数百万人的生命。

她曾获美国拉斯克临床医学奖、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她也是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的

首位女性科学家。


她就是中国中医科学院

终身研究员、首席研究员,

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主任屠呦呦。



世界卫生组织推荐

以青蒿素类为主的复合疗法

作为抗疟首选方案。

正是传统中医药的宝贵价值

和屠呦呦对于国家使命的忠诚之心,

让世界疟疾感染者免于病痛,重获新生。

“荣誉越多,责任越大,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王泽山:

走一条自己的路


         

         

   

习近平向获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南京理工大学王泽山院士颁发奖励证书。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他在火炸药研究方面的贡献

堪称中国的诺贝尔

他就是我国著名火炸药学家,

发射装药理论体系的奠基人王泽山。


1935年,王泽山出生于吉林。

小时候父亲经常悄悄提醒他,

“你是中国人,你的国家是中国。
“不做亡国奴,就必须有强大国防。”

父亲的话让王泽山从小就暗下决心。

1954年的夏天,

王泽山报考哈军工,

并成为班上唯一自愿学习火炸药的学生。


64年时光飞逝,

从翩翩少年到耄耋老人,

王泽山强军报国的初心始终没变。



王泽山说,如今搞科研,

很多人会习惯性地

去参照国外的解决方案和研究进展,

但他总希望“用科学研究科学”

走一条自己的路,

做出超越国外水平的原创成果。


   

         

         

         

侯云德:

认识实践到再认识,直到无穷


         

         

   

习近平向获得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侯云德院士颁发奖励证书。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他与病毒“斗”了一辈子,

他痛恨曾夺去长兄生命的传染病,

从小立志学医,不让“猛虎”伤人。
道固远,笃行可至;

事虽巨,坚为必成。

他就是我国生物医学领域

杰出的战略科学家和科技工作者,

我国分子病毒学、现代医药生物技术产业

和现代传染病防控技术体系的

主要奠基人侯云德。


他独立编著的《分子病毒学》长达105万字,

被奉为病毒学“圣经”。

他率领团队相继研制出2个国家Ⅰ类新药

和6个国家Ⅱ类新药。

……

在侯老等众多专家、医务人员多年努力下,

我国建立起相关检测技术体系,

在突发疫情处置中“一锤定音”。



跟病毒搏击了一辈子,

侯云德从不懈怠。

“如果让我对年轻人说点什么,

就是要学点哲学。

哲学是规律的规律,在更高层次指导科研。

认识实践再认识,直到无穷。”



         

         

         

刘永坦:

科技可以兴国


         

         

   

习近平向获得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刘永坦院士颁发奖章。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坚持自主研发新体制雷达,

40年坚守,带出一支“雷达铁军”……

他就是刘永坦!


1936年12月,刘永坦出生在南京。

第二年,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刘永坦回忆说,

他的童年被颠沛流离的逃难所充斥,

让他从小就对国家兴亡有着深刻理解。

“永坦”是家人对他的祝愿,

更代表着国人对国家的期许。


刘永坦坚信,

科技可以兴国,

他一定要实现这个最朴素的愿望。



“雷达看多远,国防安全就能保多远。

这样的雷达别的国家已经在研制,

中国决不能落下,

这就是我要做的事。


   

         

         

         

钱七虎:

我的使命就是为国铸造最强盾牌


         

         

   

习近平向获得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工程大学钱七虎院士颁发奖章。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他用毕生精力成就一项事业,

建立起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体系,

创立了防护工程学科,

引领着防护工程科技创新,

他,就是战略科学家钱七虎。


1937年8月,

母亲在战乱逃难的途中生下他,

他在苦难中艰难成长。

新中国成立后,

他依靠政府的助学金,

顺利完成中学学业。

新旧社会的强烈对比,

让钱七虎报效国家的感情日益强烈。


我的使命就是为国铸造最强盾牌。




         

         

黄旭华:

对国家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黄旭华父母是医生,曾搬离生活安逸的老家揭阳,到穷人最多、病人最多、最苦的海丰田墘镇免费救治穷苦病人。耳濡目染下,黄旭华从小立志“做个好医生,救死扶伤”。    

   
然而战争的残酷让他意识到,战火一日不息,就会有更多的人受苦受难。    

   
“学医只能救人,我要救国。”生于海畔,耳闻目睹日寇登陆沿海、杀害渔民,面对中央大学航空系和交通大学船舶系的录取结果,他毅然选择后者,从此开始了一生探寻保卫祖国海域、抵抗外辱的人生道路。    

   


   
1958年,黄旭华被秘密调到北京参加“核潜艇总体设计组”工作,各种难题却接踵而至。    

   
其时,国家经济极度困难,粮食不够,就挖野菜和白菜根充饥。无技术无经验无条件更是成了“拦路虎”——研发团队无一人学过真正的核潜艇技术,甚至于连见都没见过。    

   
   

   
为了把数千吨的核潜艇送入深海,需要精准测出几万个设备的重心,黄旭华带领大家在船台进口处放一个磅秤,逐一收集每个设备的数据,再将施工后的剩余材料的重量过秤扣除。    

   
此后经年,中国陆续实现第一艘核潜艇下水,第一艘核动力潜艇交付海军使用,第一艘导弹核潜艇顺利下水,成为继美、苏、英、法之后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为了工作保密,这位中国第一代攻击型核潜艇和战略导弹核潜艇总设计师,30年不回家、甚至父亲去世不能奔丧。    

   
“对国家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几十年来,黄旭华言传身教,培养和选拔出了一批又一批技术人才。他常用“三面镜子”来勉励年轻人:


一是放大镜——跟踪追寻有效线索;


二是显微镜——看清内容和实质性;


三是照妖镜——去伪存真,为我所用。


作为中船重工第七一九研究所名誉所长,直到今天,90多岁的黄旭华仍然会准时出现在办公室,为年轻一代答疑解惑、助威鼓劲……



         

         

曾庆存:

男儿若个真英俊,攀上珠峰踏北边




曾庆存是广东农家穷孩子出身。按照他的描述:小时候家贫如洗,拍壁无尘。双亲带着他和哥哥曾庆丰——后来成为我国著名地质学家,力耕垅亩,每日往返于田间和学堂。

后来,曾庆存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当该系安排一部分学生主修气象学专业时,他当即服从安排。  那一年,一场晚霜把河南40%的小麦冻死了,我挨过饿,深有体会。如果能提前预判天气,还会这样吗?

从此,他走上大气科学的研究之路。




说起天气预报,人类最初是“凭经验”,比如古人看云识天——天上钩钩云,地上雨淋淋;到了20世纪,科学家发明和应用了气象仪器来测量大气状态,气象学由此进入“科学时代”。后来,有科学家提出数值天气预报模型。

这是一个全新的解决方案,其中最难的,就是原始方程的算法。拿计算方面来说,原始方程包含需要计算的大气物理变量很多,例如温度、气压、湿度、风向、风速等等,在当时的计算条件下,  要想“追上天气变化的速度”将其计算出来,实现真正的“预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上世纪50年代,很多气象领域的科学家都致力于解决这道难题。这其中,就包括曾庆存的导师——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基别尔, 曾庆存至今仍记得,  当他的导师将此定为他的论文题目时,所有的师兄都反对,大家都说“他不一定研究得出来”“他可能拿不到学位”。

曾庆存苦读冥思,反复试验,几经失败,终于从分析大气运动规律的本质入手,想出了用不同的计算方法分别计算不同过程的方法,一试成功,最后只用了很少的计算机机时,就把论文做完了。  他提出的,正是著名的“半隐式差分法”。

那时,这个年仅20多岁的年轻人并没有想到,他做出的这个成果,后来会成为一个划时代的产物——世界上首个用原始方程直接进行实际天气预报的方法,随即用于天气预报,至今仍在沿用。


1961年,曾庆存以诗明志:  “温室栽培二十年,雄心初立志驱前。男儿若个真英俊,攀上珠峰踏北边。”那一年,他只有26岁。

此后,曾庆存全身心投入到科研高峰的攀登之旅:踏足全新的气象卫星领域,提出“最佳信息层”和反演方法,提出人工调控自然环境的理论方法、气象灾害的监测、预测和防控调度实用研究……

他很清楚,科学的攀登,并非一朝一夕,也非一人努力就能完成,它需要几代科技工作者接力完成。在这个过程中,有时甚至需要一代人,站在上一代人的肩膀上,接力攀登。

“希望有更多能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的青年投身科研事业。”曾庆存说,他在八千六百米处已经初步建立了一个营地,供后来者继续攀登,希望后面的年轻人有志登顶。



眼下,他最关心的,就是我国首个专用地球系统数值模拟装置——“寰”的落地建设。这个计划2022年完成的大科学装置被形象地称为“可以为地球做CT”。“等建成了,我一定要去现场看一看。”曾庆存说。

这位85岁的科学家,选择继续攀登。



从这些科学家身上,

我们看到了无数珍贵的品质,

夙兴夜寐、宵衣旰食

矢志报国、终身不悔

……


科学研究没有捷径可走,

科研的道路布满荆棘,充满挑战。

此时此刻,更有无数的科研工作者,

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

一步一步前行在各个领域,

创造属于自己和祖国的辉煌。


祖国,终将选择那些忠诚于祖国的人。

祖国,永远铭记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



致敬,中国科学家!      
加油,中国!      




媒体支持

咨询电话:010-62129090
公司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牌坊胡同甲七号银河SOHO,B座 20507

京ICP备16041076号
隐私声明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010-62129090